日暮倒载归·

刀乱cp三日数珠一药般龙

【三日数珠】没想好题目

/cp三日数珠

/ooc有

/瞎写的

/一周年伪贺文

/暗堕避雷

“大义是什么呢?”数珠丸总是这么想,他不止一次的听到屋子里织田刀在讨论明智光秀的大义。

明智光秀的大义是要得到天下,为了大义他使他的主人织田信长自杀,随燃烧坍塌的一起埋在尘土之下。

“那作为刀的大义又是什么?”数珠丸像三日月请教过这个问题。

“大概是守护历史,保护审神者吧。”辗转上千年月的付丧神说。

“那如果审神者一意孤行,做了伤害我们的事呢?”数珠丸正坐在草地上,他不想想起那日战斗的惨烈。

三条刀派除三日月以外全员碎刀,粟田口短刀全部一血重伤。

三日月带回所有碎片放在本丸的门前,和在门前等他的数珠丸说:“对不起了恒次,这次…我们所认为正义终究是相悖了。”

他很温柔的看着地上的刀剑碎片,就像他们还是站在他面前的人体一样。

“那我们还会相遇吗?”数珠丸面对三日月始终做不出那幅假意离别的样子,他自己已经努力做到了不是那么的不舍和期盼。

“不会了。”没有什么犹豫,只是三日月的声音不是往日那么清明了。

“暗堕刀剑本来就是不允许存在的,我只能苟且偷生活在黑暗里,颠沛流离不被发现。而你不同,你还是天下五剑,你还能很好的呆在本丸里,你能过的无忧无虑。”

数珠丸没说什么,只是拿着本体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。

“只是…如果可以,我的心里还有一片净土是给你的。”

这算是给了自己希望吗。数珠丸这样想。

961号本丸审神者玩忽职守,导致一部分刀剑重伤碎刀,现已经被撤职,很长时间不会再次就任。

在一天天忙碌的日子里,没人去考虑,也没时间考虑这座本丸的未来。

数珠丸也没有考虑三日月的话里是否有什么别的深意,他这几天命令没有受伤的刀剑去各个时代地区远征,一方面为了资源,另一方面是为了寻找三日月。

“数珠丸殿下!”似鸟儿般清脆的声音传进来,“发现了三日月…殿下的踪迹!”

数珠丸猛地抬头,他让少年喘了口气,又递给他一杯温度正好的水。

“是厚樫山吗?”数珠丸问少年。

“是的。”少年端坐在垫子上,“不过三日月殿下的身上有着可怕的骨刺,大概有一段时间了,哦对了,还有周身翻涌的黑暗气息,不像是正常刀剑所有。”

少年把去远征的结果详详细细的和数珠丸讲了一遍,包括见到三日月,三日月远远的看到他们就很快的消失了。

大概是以为前田他们是去抓他的吧。

数珠丸站起来对一直在外面等着前田的大典太说:“这段时间麻烦你和一期照料下本丸。”

“那数珠丸殿下会回来吗?”前田追出来问道。

“会的。”数珠丸摸了摸前田的头,向大典太表示谢意之后就走出来本丸的大门。

他来到厚樫山前,看不到三日月的身影。

但是他感觉的到周围有敌人的气息。

“果然还是久别重逢吗?”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,和记忆中的相比沙哑了许多。

数珠丸才看见现在他身后的三日月,身体上的骨刺很多,看的数珠丸有些扎眼。

“你…”

他是以什么身份去关心三日月呢?

恋人?战友?伙伴?还是一个正常付丧神对一个暗堕付丧神的嘲讽?

他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。

“如果是为了来杀我,就来吧,我说过会给你留一片净土的,恒次。”

数珠丸当即乱了心神,他的思绪飘回了还在本丸的那个夏天,三日月坐在他的身边,他也是那么叫的。

恒次。

他拿着刀的手还是在抖,就像三日月提出离开的那天一样。

三日月拔出刀,甩了一下就向数珠丸砍去。

数珠丸的刀碰上三日月的刀

他感觉的到来着三日月刀刃上的压力

久别重逢就要拔刀相向

“恒次的反应慢了很多啊。”

因为对上了你。数珠丸这么想着。

暗堕刀终究比不上正常刀各方面综合起来有优势。

数珠丸的刀穿透了三日月的胸膛,刺破了他最后的那片净土。

穿透身体的刀尖在滴血。

数珠丸的心也在滴血。

三日月扯出来一个虚弱的微笑,他失去了以前的假面。数珠丸抽出刀,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三日月。

他跪下,三日月躺在他的怀里。

“最终还是败在恒次刀下呢。”三日月嘴角有渗出的血。

“你其实是想劝我回去吧,你知道的,佛不渡不可渡之人。”

“那我来渡。”

他背对着三日月,一起躺在了夕阳余晖笼罩下的地上。

地上花开鲜艳如血。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