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暮倒载归·

刀乱cp三日数珠一药般龙

【三日数珠】我寄人间雪满头

/cp三日数珠

/ooc有

/刀避雷

/有参考历史

“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…”

三日月又梦到了数珠丸

他和他拉着手,安安静静的坐在山顶上看太阳缓缓落入海的拥抱。

三日月笑出了声:“就这样和恒次一直看落日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呢。”

三日月的长衫随着吹拂的风轻轻摆动,带起了蒲公英挣脱了母亲的怀抱,飞向了广阔的大地,生根安家。

梦终归梦,总是会醒的。

三日月醒来发现枕巾已经湿了大半,泪水连带打湿了压在一侧的头发。

还真是“长相思兮长相忆,短相思兮无穷极。”呢。

“是真的不在了吗。”

他深蓝色的发丝已经生出许多华发。屋外花开花落已不知多少次,春去秋来,岁月如流光,那么绚丽多彩,但流光总是易逝的。

“你也希望我可以好好活下去的对吧?”

三日月坐在数珠丸的墓前,轻轻的拿手拭去了上面堆积的灰尘。

“有形之物终会消逝,只不过是在今天而已。”他曾这么安慰过自己。

但是每当他烧好水放好洗发液甚至拿起吹风机的时候,他总是会想起数珠丸清丽的脸和保养得十分柔顺的长发,想到如果他还没有死,会不会每天也会让他帮忙吹头发?

他和数珠丸已经分开很久了,以后还会很久,从那以后,三日月所受的病痛,年华逐渐逝去,直到他也变成春来赴死尘埃,一切一切,都没有数珠丸参与了。

数珠丸埋在黄泉之下,或许早已化为尘土,三日月在世间亦然没有什么牵挂,只顶着满头白雪活在人间。

“我们将会死去很久。”

转眼又是冬天来了,纷纷扬扬的大雪盖住了青远山近水,盖住了树枝,唯有一点青松依旧傲立在银装素裹间。

“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”

三日月披着冬衣缓缓走在雪地里,纷纷的大雪落在他的头发,睫毛,衣领,衣袖,他的白发白衣像融在了天地里。

由近到远,最后消失在天地的交汇处。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