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暮倒载归·

刀乱cp三日数珠一药般龙

【三日数珠】花开堪折直须折


   四月是樱花开的时候,庭院外那棵樱花树开得正盛,徐徐清风吹过,有花瓣随着风飘下来,风挟着清香飘到本丸各个角落。
  本丸门口的勿忘我花期已经结束,淡紫色花瓣铺了一地,数珠丸熟练的捻起一捧花瓣,收拾好青江刀派的屋子,便坐在佛堂前跪着念经,只是他的心早就静不下来了,身体也是。他的身体背后长的就像花枝一样的纹身,随着时间的推移,高度还在不断上升。他拜托了好友一期一振找来药研,药研简单的看了看之后说:“数珠丸先生有什么喜欢的人吗?”数珠丸闭口不答,药研知道追问没有什么结果,就继续往下说:“数珠丸先生得的是花纹症吧……长的恐怕也是心里所喜之人最爱的花,解决办法吗…就是让喜欢的人真心实意亲吻,若解决不了的话…就是在下个花期的时候,彻底化作所长之花。”药研说完了之后知道数珠丸要自己静一静,便拉着一期一振走了。
   数珠丸叹了口气,又想到了那双如新月般的眼眸,想起那人温柔的笑,只是一想,背上的纹路越发滚烫和疼痛,数珠丸只好逼迫着自己不要想他,只是这一静,数珠丸越发难受,真心实意的亲吻吗?那人贵为天下五剑最美的一把,又怎么会喜欢被视为异教徒的自己?
  数珠丸又捻着那捧勿忘我,它的花期已经结束,淡紫色的花瓣也不如从前那般舒展,仿佛一碰就会化为粉末,他背上的花枝也没那么钻心的疼了,只是一个人要把思念深深藏在心里,又如何容易?
  即便诸行无常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如此无常,喜欢一个人谈何容易,忘掉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如此?
  秋天到了,窗外的勿忘我已经长出新的花苞,它的花期很长,但和下一个花期间隔时间很短。秋天红枫落叶,冬天白雪飘扬,春天樱花如雨,而这勿忘我只是低低的长在泥土里。
   数珠丸背后的花枝也长出花苞,也是淡淡的紫色,数珠丸觉得自己很快就像它一样有一个归宿了。虽然只是化作小小的花,那他或许也能看见自己的心上人变得强大。秋去冬来,冬落春升,然后他的命运就是永久的埋在泥土里,破土而出,无限的循环罢了。
  花期越来越近了,数珠丸背后的花苞已经开了不少,他经常一昼夜疼痛难忍,辗转反侧。在弟弟青江的说服下,他还是犹豫不决的敲开了三条家的门。数珠丸本来就白的脸现在更是毫无血色,三日月看了他背后的一簇勿忘我,然后听见他张口说:“我喜欢你。”三日月眼睛里的欣喜数珠丸看见了,只是他笑了笑,向后倒去。三日月还没从自己喜欢的人告白的喜悦走出来,就看见数珠丸的身体化作晶莹的蝴蝶飞出了繁花遍地,只留下一束勿忘我躺在三日月的脚边。他那句“我也喜欢你”被风湮没在嘈杂之中。
  他拾起花,修长的手指摩挲着花瓣,只是娇嫩的花瓣又怎经得住用力的揉搓,花瓣飘飘洒洒落了一地,三日月仿佛听见远方有人轻声细语的唱着:“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22)